咕咕咕jun_

老咕。
小号,记一些东西。
希望某天能回想起来圆一个结局。

为什么要给予我希望?

城市病(二)


第一人称注意

“是幸存者吗?”

“太好了,又一个人活了下来!”

好吵......

在这个弥漫『城市病』的世界,我能从爆发废墟中存活下来,算是一个奇迹,虽然我什么都记不得了。

我对周围一切一无所知。

她们提出要带我去学院学习。

能在这个时候还能安宁的学习,真是羡慕啊.......

学院的院长热情的接待我,带我游览整个学院的是学生会主席,是个短发的小姑娘,叫江什么来着......不记得了......

因为『城市病』的影响,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。

校园生活,记忆中仿佛出现过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仿佛随着那巨大的城市倒塌一般。

从校园东面一直到西门,巨大的隔离带把学院与外面隔开,这里的风景好似有些熟悉,阶梯上三个少年唱着歌,里面学习的人似乎一点都没有被他们歌声所影响,走到尽头,是时候该回去了。

等等,我记得!

不顾一切跑了起来,学生会主席连忙追着我,三位少年也好奇的追了上去。

从阶梯往下,再顺着路上去,再上阶梯,就是一片小操场,从那里就能看到隔离带外面,外面的世界。

与这里不同,那里早已千疮百孔,荒无人烟。

“那里,是我坐过的教室。”

止不住的,眼泪不停往下流。

有关的记忆一闪而我。

“我是,18级的学生.......我叫........”

想起了什么,但什么也没想起来。

城市病(一)


大街上没有一辆车驶过,少女跑着,穿过街道,来到一家店门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小店里面已经空空如也,玻璃门上挂着【休息】的牌子,少女紧握着拳,在门外停留好一阵子,才试着去推门。

玻璃门并未上锁,轻易的就推开了,少女轻车熟路的跨过地上各种箱子以及堆积物,屋子周围的灯光已经被拆除,房间里面阴森森的不禁让少女打了个寒噤,突然的传来推门声,少女被吓了一跳,内室里面走出来一个西装男子,系着领结,彬彬有礼对她开口:“很抱歉吓到了您,这里是第020619号人偶,本店暂不经营,小姐请回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无感情,冷冰冰的音在她耳边响起,她慌慌张张的说:“不是的,我是来取前段时间有位先生寄放在此的信件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随后又想起什么再说了一句:拜托了!

“前段时间的确有位先生寄放了一封信,请您稍等,我马上去取。”人偶走进里屋,不一会就出来把一封白色的信递给她,少女连忙接过信,鞠躬,感谢,飞奔出去。

她在大街上停了下来,翻开信件,信寥寥几句,表达对世间的留恋,她的泪不停落在信上,读到最后,她无声疼哭,站在此处许久。

信件最后写到:
从此我姓江,叫江小鱼,来表达对心爱之人的思念。

【最后任务完成】
【人偶第020619号请求休眠】
在不知名破旧小店,有个人偶无声沉眠。





来自几天前几个梦,信件里面的那个名字的确是梦到的。

白 自戏

希罗线指挥使没带白走设定√

“想吃小鱼干......喵......”

窗外夜色已深,月亮挂的老高老高,时钟的指针每走一下滴答滴答,听着心里超烦,原本属于指挥使的房间,现在只剩下白在床上滚来滚去,捂着空空的肚子,等着主人回家。

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,猫耳抖了抖,心里是委屈顿时一扫而控,跳下床兴奋的迎接:“主人!有没有给白带小鱼.......喵呀!”

开门的并非那个熟悉的人,而是凶巴巴的晏华。

受惊般猛的躲开,跳回床上抱紧被子,不敢去看他,蜷成一坨在把头埋着发抖,小声的说,“主人喵......”

主人......晏华,好可怕喵......

“哦?他,这几日工作繁忙不会回来。”晏华走进门,把手中拿着的一包小鱼干放在桌子上,转身离去。

等晏华走后好一阵,才敢抬头看,回想晏华的话,半响后反应过来,断断续续哭出声来,“主人......主人不要白了.......呜呜呜喵......主人不喜欢.....不喜欢.....白......”

“主人......”哭着哭着也哭累了,抱紧被子缓缓的睡着了,眼角一滴泪无声的滑下来,似乎是梦里无意识呢喃:

“白会等你回家......”








“指挥使这只猫好吵。”深夜办公的晏华无奈的捂着脑袋。

(↑请无视这句话xxxx)